衍墨軒小說網

165.人心似海

小說:我命清風賒酒來 作者:我自聽花 更新時間:2019-10-14 19:16
  有人說,高手過招,沒有來回,只有一下。
  那,什么才是高手?
  劍氣的轟鳴席卷了周遭四下,如同一陣狂風,驟而急。
  在場的官兵根本無法抵御,劍氣中,無數碎瓦如箭,就仿佛是平靜的水面上一下蕩起了波紋,突然涌向四周。
  房頂崩塌,墻上、巷里、街上,到處是交錯縱橫的劍痕,以及死傷的官兵。
  青花巷里涌出了數十官兵,在碎瓦中救援自己的同僚袍澤。
  而也有七八個桃花劍閣的弟子,不斷喊著自家師兄,同樣在這個布滿煙塵的街巷中找著。
  場間很亂,如人心那樣。
  每個人都神情急切,而這些官兵心里,會不會恨桃花劍閣的人,誰也不知道。
  江令寒雙手緊握,死死咬著牙。
  季子裳已經趁亂過去了,一時間哪怕從遠處街巷里都有官兵往這邊跑來,也無人注意到這處小巷陰影里的幾人。
  蘇澈手按著江令寒的肩膀,他能感覺到對方的力道,這不是掙脫的力量,而是心中的掙扎。
  燕廷玉靠在墻邊,調息從未停下,只是此時也不免看過來。
  陰影中,無人能看得見他的神情。
  薄唇微抿,如是劍鋒般冷冽,他看著側面的兩人,哪怕同樣看不清對方的神態,卻也能猜到這兩人此時的心理變化。
  江令寒擔心自己的師弟卻無能為力,而心底應該是在恨他自己吧,恨自己這個時候只能要師弟出去打生打死,可自己卻什么都做不了。
  而且,也應該是更恨東廠或者說是顏玉書,乃至是桃花劍閣的人。
  燕廷玉想著,心懷殺意對一個善于思考和聰明的人來說,的確是件危險的事情,它可能會毀了自己,也可能會毀了別人。
  毫無疑問,江令寒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燕廷玉的目光,從微微顫抖的江令寒身上,轉移到了他旁邊的那人身上。
  說實話,他對蘇澈了解不多,更多的,或許就是因為對方是蘇定遠的兒子。作為一代名將的后輩,本就該與這臟亂無矩的江湖涇渭分明,沒有絲毫關聯。
  但燕廷玉沒想到,自己在除了從戰報中得知蘇澈的名字外,后來知曉對方竟是從那些江湖風媒嘴里。
  忘恩負義、心狠手辣,這種讓他聽后發笑的字眼兒,正是出現在這個人的身上。
  蘇澈,是梁國最后的武狀元,將門之后,本該是要入仕途,進軍伍,或為將領統帥,或受眷蒙陰就此碌碌,沉寂不聞。
  燕廷玉從那個時候開始,就對他產生了興趣。
  而當后來知道對方正受桃花劍閣劍令追殺,梁州官府通緝,他這才真正決定親自來了梁州城。
  燕廷玉想見見這個素未蒙面的人,不只是因為好奇,還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或許,是因為彼此出身相似或許,是因為素未蒙面或許,是一種可惜。
  也或許,是莫名而起的殺機。
  燕廷玉目光淡淡,看著那道單薄卻不顯柔弱的側影,對方所受的傷明明是比自己還要重,可現在,卻已經行動無礙了,哪怕是在用那把劍撐著。
  這不是對功法的覬覦,而是覺得,對方身上有一股勁兒,堅韌,且讓人難以理解的勁兒。
  蘇澈劍心通明,早就注意到了燕廷玉的目光。
  他不用看,心中卻對此通透。
  那是很復雜的目光,好奇、惡意、戲謔、不解、殺意
  蘇澈懶得去解讀,因為在他心里,燕廷玉并非善人,這是個喜怒無常,且讓人難以捉摸的對手。
  他的心里永遠藏著東西,哪怕是將惡意清晰地表達出來,讓你看到,卻總有更深沉更詭譎的心思藏著。
  這種人,要么在他沒有什么布置的時候直接殺了,要么就只能見招拆招。因為誰也不知道,他在眼珠轉動之間,就已經起了什么心思。
  就像是現在。
  蘇澈不認為,對方選擇來救公孫懿的目的,就是說出的那般簡單。
  他看了過去,與燕廷玉目光交匯,彼此相視。
  燕廷玉似是對他察覺自己的目光而有些意外。
  “怎么了?”他咧嘴一笑。
  蘇澈搖頭,問道:“傷好些了么?”
  燕廷玉玩味一笑,“突然關心我?”
  “我是在想,今晚的肉你可能吃不到了。”蘇澈說道。
  “以后還有機會。”燕廷玉道:“而且,未到最后,一切還言之尚早。”
  蘇澈抿了抿嘴。
  燕廷玉歪著脖子,帶著淡淡的笑意。
  后半句話,出自三國戰時,蘇定遠之父蘇恪先,長襲后周時所言。那時,梁**隊因幾場戰敗而低迷,蘇恪先并未用言語動員或是畫餅,而是直接以一場勝利鼓舞了士氣。
  燕廷玉記得,叔父燕康曾經說過,蘇恪先是一個神奇的人,不只是因為他的強大,更因為他身上有股勁兒,或者說是不一樣的精氣神。
  那時候,他并不是很理解,事實上,因為父親的緣故,他對燕康并無太多好感。
  但現在,他在蘇澈身上看到了,在今夜。
  燕廷玉有種想要接近對方的沖動,來弄清,這股精氣神究竟是什么。
  “你有什么打算?”他在眨眼時神情如常,反而隨口問道。
  街巷外,到處是搜尋之聲,還有咒罵,卻更襯出他語氣的平靜。
  蘇澈有些意外。
  他沒有立即回應,因為他的確沒有認真想過這個問題。也可能是,單純地不想告訴對方。
  燕廷玉撇撇嘴,移開了視線。
  “咱們在這并不安全。”他說。
  “你的意思是?”
  “離遠點。”燕廷玉說道:“官兵很快會搜過來。”
  蘇澈看著不斷走動的官兵,道:“那就等他們過來。”
  燕廷玉愣了愣。
  “把走路的力氣留著來拼命。”蘇澈沒有看他,目光如江令寒那般一直看著煙塵散去的方向,“免得到時候,連最后的尊嚴都沒有了。”
  燕廷玉看著他,沉默片刻,忽地笑了笑。
  蘇澈沒理他。
  江令寒原本緊繃的身子卻是松懈下來。
  “你說的對。”他說。
  蘇澈無聲一笑。
  燕廷玉臉上的笑容淡下去,因為他覺得,對方原來并不是在跟他說話。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