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都442章 千萬別沾賭【求月票】

小說:美食從和面開始 作者:糖醋蝦仁 更新時間:2019-10-14 19:13
  徐拙愣了好一會兒,才想起很早之前,在徐家酒樓教那里的廚師做羊蹄的時候,得到過一個觸類旁通的技能。
  不過這個技能好像一直都沒觸發過。
  所以他完全忘了這回事。
  現在冷不丁觸發技能,把徐拙嚇了一跳。
  不過他隨即喜上眉梢,高興的不得了。
  哇日!
  這可是小磨香油啊。
  居然被自己得到了。
  終于不用再擔心香油摻假了。
  也終于不用賭運氣買香油了。
  徐拙心里一陣舒暢。
  雖然小磨香油的制作沒這么簡單。
  店里貌似還得再添置新的設備。
  但是只要有技能就好。
  有了技能,就能用到最正宗的小磨香油。
  在跟其他飯店的競爭中,這已經領先一步了。
  而且吃自己做的芝麻香油,也不用擔心摻假的問題。
  哪怕以后四方面館倒閉了,徐拙也能靠做香油和芝麻醬為生,絕對餓不著。
  不管怎么說,得到這個技能都是值得慶賀的事情。
  徐拙一邊繼續制作芝麻醬,一邊琢磨著購買加工小磨香油設備的事兒。
  店里現在只有一臺最小型的石磨,做芝麻醬還勉強,做香油的話就有點不夠看了。
  所以得重新購買一套設備。
  從基本的芝麻篩選機,到清洗鍋,再到旋轉炒料機、滾筒揚煙機、電動石磨、晃油機等設備,全都都要購置齊全。
  這么多設備,面館肯定是放不下的。
  徐拙打算把隔壁的店面租下來,做香油的設備放進去,先做一些香油自己用。
  等以后工藝成熟了,可以開一家香油坊,對外出售香油和芝麻醬,也可以打上包裝,在姚美香那個網店進行銷售。
  這些設備全都買下來至少得五萬以上。
  所以得想辦法創造一些收入。
  至少也要把本錢掙回來。
  雖然現在他手里不缺錢,但是資金的缺口很大。
  徐拙記得隔壁也是崔勇的房子,便打給崔勇,問能不能租用。
  崔勇接到徐拙的電話有點意外:“啥意思?你要租房做香油?真的假的?”
  徐拙說道:“最近買不到好香油,所以想買點設備自己做,雖然不一定能做好,但是多練習一下應該是沒問題的。自己做的,絕對不會摻假,味道也更好吃。”
  崔勇有些不理解這位富二代的想法。
  “真是不懂你們這些有錢公子哥的腦回路,不過你想用就用唄,反正房子閑著呢,中午我去找你,把鑰匙給你,你隨便折騰,只要別拆了,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其實做芝麻香油最好是在戶外進行。
  因為炒制芝麻時候,會產生大量的煙塵,在屋子里做效果不是很好。
  而且那個滾筒揚煙機是給炒好的芝麻散熱用的。
  假如在室內的話,散熱效果不是很好。
  但是現在根本找不到適合做芝麻香油的地方。
  森林公園那邊環境倒是可以,就是太遠了,而且一旦做香油的話,光管委會的那些人,每人都得送不少,再加上他們的關系戶。
  做出來的香油別說賣了,光送人都不夠。
  這香油可不是那些摻假的香油,送禮啥的不心疼。
  徐拙要做的可是純小磨香油,成本價格很高。
  他可舍不得送人。
  不過徐拙也沒什么太大的野心,現在做的香油,夠幾個店用就行了。
  賣香油什么的,那都是以后的事兒,現在不用考慮這些。
  房子的問題解決了之后,徐拙又給陳桂芳去了電話,讓她抽空買點上好的白芝麻送過來。
  陳桂芳倒是沒有多問。
  自從徐拙把芝麻醬做出來之后,徐家酒樓的芝麻醬就換成了徐拙做的。
  加上川味小館的用量也不小,之前她送過來的芝麻根本不夠用,現在徐拙打電話要芝麻倒也正常。
  快九點的時候,徐拙把芝麻醬做好,打電話喊魏君明來拿。
  坐在店里等魏君明的時候,徐拙剛打算玩會兒手機,李浩突然推門走了進來。
  “徐老板,今天早上吃的啥飯啊?”
  今天是周二,按理說李浩全天都有課,他怎么跑這兒來了?
  “你又開口是逃課了?當心馬老師過來把你抓回去。”
  李浩擺擺手:“我們今天上午的課取消了,馬老師知道這事兒。”
  “取消了?為什么啊?你們學校準備搞什么活動嗎?”
  徐拙很好奇,難道說醫學院要舉辦運動會嗎?
  這樣的話就得多準備點飯菜,開運動會的時候,學生們喜歡慶祝。
  說不定他們就會選擇在四方面館吃一頓。
  所以得提前做好準備。
  李浩搖搖頭:“沒,天氣突然轉冷,今年的運動會好像取消了。今天上午的課取消跟這個沒關系。”
  說完,他自顧自的拿著盤子,夾了幾根羊蹄,大口大口的啃了起來。
  “那是因為什么?”
  李浩啃完一根羊蹄,有些感慨的說道:“徐老板,千萬別沾賭,這玩意兒真是害人不淺,今天我們上午不上課,就是因為賭博的原因。”
  徐拙瞪大眼睛:“臥槽,你們代課老師參與賭博被抓走了?”
  李浩又拿起一根羊蹄:“沒有,不是我們代課老師,是我們班長。”
  徐拙愣了一下,班長居然帶頭賭博,這操作厲害了。
  這是準備打造個賭神班級嗎?
  不過班長參與賭博,跟不上課是兩碼事啊。
  大不了算曠課嘛,沒班長難道老師就上不了課了?
  “我們班長這個人吧,老喜歡跟人打賭,見到什么賭什么。去食堂吃飯,他沒進門就開始跟旁邊的人賭哪家的隊伍最長,哪家排隊的女孩子最多。在教室上課,他去的早了就開始賭,下一個進教室的人是誰……”
  這么神奇的嗎?
  徐拙想了想,好像他上大學時候,辦理也有個喜歡這么賭的同學。
  不過因為他上課次數不多,跟那個同學不是很熟。
  沒想到李浩班里也有一個。
  “那你們為什么沒上課啊?”
  李浩放下啃得干干凈凈的羊蹄,嘆了口氣說道。
  “昨晚我們班長吃了不干凈的烤串,有點拉肚,今天快上課的時候,肚子又有反應了。他跟我賭這是個屁,結果……結果他輸了。”
  “臥槽!停停停,腦子里有畫面了……”
  徐拙忍不住爆了粗口。
  這畫面……
  不敢想象啊!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