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15章 哼,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

小說:女主是個狠角色 作者:黯奴 更新時間:2019-10-14 19:16
  他們兩個雖然都在一個戰區,但具體的工作地點距離并不算特別近,且他們的工作地點旁邊也都各有依傍的城市,剛才張狂沒說清楚冬陽才有此一問。
  張狂摸摸后腦勺,嘿嘿笑著解釋道:“當然是來你這邊啊,我那邊就是一后開發的城市,看著挺大挺繁華,其實沒什么意思。我爸媽做過功課,知道你這邊比較有意思。”
  其實這并不是張爸爸和張媽媽要來這邊的全部因由,還有一點張狂沒打算現在說,他還想給冬陽一個驚喜呢。
  “到時候看看具體情況吧,要是單位沒什么事我就出來見一見你爸媽,至少讓他們安心一點,如果單位有事那就沒有辦法了”,冬陽先把自己的打算說出來。
  其實不管她跟張狂現在發展到哪一步,以后又會走到哪一步,他爸媽過來一趟要是沒見著她心里肯定會留個疙瘩,那還不如大大方方的見一面,以后成為一家人最好,成不了一家人就當見一見朋友的父母似乎也沒什么,至少見面的時候大家都挺開心,皆大歡喜。
  冬陽特誠實的把自己想法告訴張狂,張狂的表情別提多好看。
  “冬陽,你覺得咱倆成不了一家人的幾率有多大?”張狂問出一個極難回答的問題,至少冬陽很難回答出來。
  在張狂這里,他們兩個成不了一家人的幾率為零。畢竟經歷了那么多的事情,感情那么深厚,怎么可能不走到一起呢。
  可這個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絕對事件,至少在冬陽這里,時事都是充滿變數的。
  思考過后,她老實搖頭道:“我不知道。就算今天我們相談甚歡情深意篤明天領證結婚,誰能保證后天大家都還好好的不出意外或者生出情變呢?所以走一步看一步才最重要,非要賭未來會怎么樣一點兒意義都沒有。”
  張狂:...
  想撞墻。
  現實里的李冬陽比書寫時候的李冬陽說話更噎人,想事情更理性,也更不近人情,實在難搞!
  “冬陽,你是不是還特糾結書里面的事情?”張狂話鋒一轉,另起話題。
  冬陽不知道他為什么這么問,卻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道:“是啊,非常糾結。我還是弄不明白我到底是不是真實的經歷過那些事情,總感覺像做夢,可這夢又太真實。”
  “既然暫時還糾結不出結果來,不如咱們先放一放,成么?”在冬陽開口之前,張狂繼續說道:“你不去糾結書里面發生過的事情,我也暫時放下,咱倆重新開始,行不行?”
  冬陽蹙眉:“怎么重新開始?”
  張狂細致的解釋道:“就當頭些天是我們第一次正式見面,從今以后我們就像真正的通過相親認識的男女一樣相處,按部就班的發展下去,不瞻前顧后也不急于求成,行不行?”
  冬陽有點明白張狂的意思了。
  如果再像現在這樣糾結下去,他們的關系會越來越復雜,說不定真的會走向他沒辦法控制的方向,所以他提出重新開始,放棄糾結真與幻,讓她好好的認識眼前這個現實生活里的張狂。
  雖然知道徹底不去糾結根本不可能,不過冬陽覺得張狂的提議并非完全沒有可取之處,嘗試一下也未嘗不可。
  “好,就按你說得來”,冬陽爽快的說道。
  張狂露齒一笑,開心道:“今晚我在達成功的宿舍住一晚,明兒一早就回去,接下來可能會有一段時間見不著,有空咱們就電話聯系。”
  晚上臨睡前冬陽的打算是早起送張狂離開,可等她睡醒起來的時候張狂早已經走了。
  “他沒跟你說啊?這小子凌晨三點多鐘就走了,說是回單位還有事情要辦。昨兒我累一天,還想睡個好覺呢,結果都讓他給攪合了。下次他再過來你讓他去住招待所,可別過來禍禍我了!”達成功揉著眉心抱怨道。
  “你們的事兒你們自己解決,您跟我抱怨什么啊”,冬陽特無情的懟道。
  腦仁兒突突疼的達成功不可思議的看著冬陽,想說兩句找回自己的場子,旁邊看熱鬧的劉勵笑嘻嘻勸道:“隊長,您快別自己往石頭上撞了,咱小李嘴皮子多厲害您還不知道啊,她懟人什么時候輸過。”
  李冬陽不光懟人不會輸,平常各科目的訓練更是不落人后。
  最近單位新進一中工程車,不好操作,隊里一小伙伴第一次上手就差點出事故,隊長讓兩人一組上車操作,出現問題還能有個幫襯。
  跟冬陽一組的是小隊里最后進來的隊員,叫宮易,比冬陽小一歲,挺靦腆內向一孩子,最不擅長的就是工程車的操作。
  “陽姐,以后就拜托你罩著我了”,宮易特識趣,聽說跟冬陽一組后馬上過來拜大姐。
  冬陽拍拍新小弟的肩膀信心滿滿道:“放心吧,有我在,保準你順利學會新車操作。”
  新車并不是只要會開就行,還有其他功能需要操作,這才是它的難點所在。
  操作者必須有耐心,操作要非常細膩,冬陽第一次上手就以失敗告終。
  話都放出去了,冬陽可不想丟人,于是在別人都休息的時候自己來加練,終于在新車到位的第四天完全掌握新車操作,在新車到位的第十天把小弟宮易也完全教會。
  之前白天晚上都在琢磨新車的操作問題沒空想別的,這會兒難題攻破閑下來她才猛然發現張狂竟一直沒有聯系她。
  說好的有時間就電話聯系呢?再怎么忙也不至于連打一通電話的時間都沒有吧?所以,現在是什么情況。
  哼,他不跟她聯系,那她也不聯系他。
  冬陽莫名傲嬌起來,還悄悄的跟張狂杠上了。
  又過一個禮拜,仍然沒有等待張狂的電話,小隊里卻接到一項開赴偏遠地區幫助駐守在那里的同志修一座簡易橋的任務。
  小隊抵達修橋地點,看到駐守在那里的同志們的生活條件的時候都有點兒被震到。
  并不是生活條件太艱苦,而是太孤獨!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