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394章 我要上天

小說:閻王駕到 作者:絕品杜少 更新時間:2019-10-14 19:16
  這個犀利的問題讓杜云心驚膽顫。
  莫非。
  自己跟云潔的隱秘關系要在今晚水落石出了。
  云叔和翠姨知道后不會殺了自己吧?
  正當杜云滿腦子想著對策時,云叔和翠姨趕了過來。
  “怎么了?怎么了?”
  “小晗!你沒事吧?剛才是你在尖叫么?”
  云潔也來了,揉著惺忪睡眼,看樣子是被吵醒的。
  看到云潔那副迷迷糊糊的模樣,杜云差點氣吐血,長夜漫漫哥心急如焚的等著你,你這妮子竟然睡著了。
  “啊——沒,沒事。”聶晗哪好意思說出剛才的事情。
  云叔不放心,走進屋問著杜云:“小云,到底怎么了?”
  杜云躲在被子下的身體瑟瑟發抖,這要是讓云叔和翠姨看到自己光身子的一幕,心里會怎么想。
  但他表面上顯得從容淡定,笑著說道:“沒事沒事,剛才小晗來我這找充電器,我假裝睡著,突然跳起來嚇唬她,把她嚇著了。”
  兩個大人松了口氣。
  沒事就好。
  “你這臭小子,瞧把小晗嚇得,我還以為家里進賊了呢。”云叔說道。
  云潔隨后抱怨道:“真是的,人家剛睡著就被你們吵醒了,明天還要上課呢,我繼續睡了。”
  “小潔,你往哪走,你的屋在對面呢。”看著閉上眼,徑直往杜云床上走去的女兒,翠姨急忙喊道。
  云潔頓時嚇得睡意全無,卻繼續裝作睡眼惺忪的模樣,迷迷糊糊的說道:“啊?瞧我這腦子,都困糊涂了。”
  鬧劇結束。
  大家相繼回屋。
  云潔爬上床后倒頭就睡,其實睡意早被嚇沒了,但為了避免聶晗問她問題,裝睡是必要的。
  聶晗還是問了:“小潔,你睡了么?”
  “睡了。”
  話剛說完,云潔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大嘴巴子,這智商是隨爹還是隨媽了?
  “沒睡著就好。”聶晗坐靠在床頭,心事重重的說道:“其實杜云沒嚇唬我。”
  “啊?那你瞎叫什么?”云潔只好裝作一臉好奇的模樣。
  “我一進屋他就把我拉上床,當時沒開燈,他肯定認錯人了。”聶晗突然看向云潔,目光犀利:“你說,他會把我當成誰?”
  不等云潔開口,聶晗又補充了一句:“這屋里就住著咱們幾個人,答案已經顯而易見了。”
  云潔嚇得手心冒汗,怪叫道:“我的天!云哥跟我媽有一腿?”
  聶晗:“……”
  自己怎么會跟這種傻缺成為好閨蜜。
  “不行!這事必須要告訴我爸。”云潔打算借機逃走。
  聶晗連忙將她拉住:“你能不能動動腦子,我哥和翠姨怎么會有一腿。”
  “臥槽!你是說云哥跟我爸有一腿?”
  聶晗直翻白眼,她想錘死這個好閨蜜。
  “你是在故意裝傻吧?”
  “什么意思?”云潔心跳加速。
  聶晗推了推鼻梁,一副名偵探柯南破案時必有的經典動作,雖然她沒戴眼鏡,但動作不能少。
  “如果非要找出個懷疑對象,只有你符合標準,我懷疑杜云把我當做你了,說吧,你和我哥什么時候搞在一起的?”
  云潔腿都在顫抖,腦海里有兩個小人在打架。
  一個堅持隱瞞事實真相;另一個哭的稀里嘩啦請求原諒。
  “什么?你懷疑我?”最終云潔還是選擇堅持,一臉氣憤的瞪著聶晗。
  “那你給我個解釋,我哥為什么會做出那種行為?”聶晗和云潔目光對視,毫不退讓。
  “好!那我就來給你實力的分析一下。”
  “首先,你說進屋時關著燈,這說明云哥已經睡了。”
  “那么,云哥當時很可能在做夢,夢里和某個女人或者是一群女人做見不得人的事。”
  “這個時候你推門進屋,云哥可能被吵醒,也可能沒被吵醒。”
  “咱們先來分析被吵醒。這時,人剛醒來,意識還不太清晰,分不清現實和夢境,云哥以為還在做夢,便把你拉上床,結果你大叫,云哥徹底驚醒,然后嚇尿了。”
  “再來分析沒被吵醒。云哥還在夢里,潛意識的對你下手,或許夢里的主角就是你。隨后你的尖叫聲把云哥吵醒,他嚇尿了。”
  聶晗俏臉一紅。
  哥哥夢里的女主角真的是自己么?
  想著想著,她已經忘了懷疑云潔的事情。
  “嘖嘖嘖!云哥竟然暗戀小晗,這種事簡直大逆不道啊。”云潔心中松了口氣,繼續把重點轉移。
  聶晗感覺臉蛋快要燃燒起來:“你別亂說,也許哥夢到的不是我。”
  云潔神色凝重:“如果不是你那咱們就要重視起來了,看來云哥在外面找了女人,咱們作為妹妹的,一定要把好關啊。”
  “這臭小子,年紀輕輕的就學會談情說愛了,不行,我現在就要去找他談談。”聶晗莫名心急。
  云潔連忙將她拉住:“傻妞!你現在去有啥用,云哥會承認么?到時候暴露了我們的推理,使得云哥提高戒備,再想調查他背后的女人可就難了。”
  聶晗想了想,云潔說的很有道理。
  “那怎么辦?”
  “這樣,我們先好好睡一覺,養精蓄銳,然后從明天開始暗中觀察,總能找到蛛絲馬跡,最終查出那個幕后女人。”
  “好!我就不信了,還查不出個小三來。”聶晗握緊拳頭,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
  好不容易等到聶晗睡著,云潔心里長長的松了口氣。
  隨后,她躡手躡腳的走出臥室,先去爸媽的門外偷聽片刻,確定二老已經睡著,這才折返回來,推開了小書房的門。
  杜云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當房門被推開,他立即提高警惕,不敢再貿然的把人強拉進被窩。
  “布谷布谷。”云潔輕手輕腳的走向小床,嘴里發出特有的暗號。
  杜云猛地坐了起來,沖黑暗中說道:“你個臭丫頭,今晚差點害死我知道不,說好了來找我,你竟然睡著了。”
  云潔直接鉆進被窩,抱住杜云的胳膊撒嬌:“嘿嘿!我這不是學習壓力太大,睡眠嚴重不足,一不小心就睡過去了嘛。”
  要是聶晗說學習壓力大的話,杜云肯定會信。但從云潔嘴里說出來,打死杜云也不信。
  “怎么這個點才來?該不會是內急起夜才想起正事吧。”杜云黑著臉問道。
  “怎么可能!我前面回屋后就沒睡著,小晗開始懷疑我了,怎么辦啊云哥?”
  杜云最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挑眉問道:“小晗跟你說了什么?”
  云潔簡單的把二人之前的對話重復了一遍,聽后,杜云心里松了口氣:“還好!被你糊弄過去了。”
  云潔難得聽到一次杜云對她的夸贊,得意的說道:“怎么樣云哥,我厲害吧!我跟你講,關鍵時刻還得靠我。”
  “行了!夸你兩句就上天了。”杜云翻了個白眼。
  云潔突然癡情的看著他道:“云哥!我想上天!”
  雖然才念高中,但云潔絕對是撩漢子的高手。
  一句話讓杜云沖動了。
  半夜未眠。
  直到小區里的兩波野狗隊伍打完群架,杜云和云潔才停下來。
  隨后,云潔躡手躡腳的回了自己房間,確定聶晗睡的正香,便拍了拍壯觀的胸口,慢慢的爬上床。
  那感覺很奇怪,明明是在自己家里,卻有種做賊的感覺。
  第二天一早。
  杜云被翠姨罵罵咧咧的聲音吵醒。
  “你這丫頭,要我說你多少次才能聽進去,馬上就要高考了,你能不能把心思放在學習上,你這樣下去,怎么跟小晗考到同一所學校?”
  “一起床就哈氣連天,昨晚肯定又熬夜玩手機,趕緊把你手機交出來,再這樣下去非要把你手機砸了不可。”
  “孩子他爸,這娃你管不管了,竟敢跟我頂嘴了。”
  杜云冒了一頭黑線。
  在心里為云潔默哀了三秒,他能做的也只有這么多了。
  好不容易熬過早飯,杜云逃一般的離開云家。
  路上,云潔一臉不高興的樣子,時不時的瞪杜云一眼,就像個幽怨的小媳婦。
  將二女送到學校,杜云開著寶馬X6離開。
  路上,白名來了電話,說了半天也沒說清楚事情,于是杜云直接把車開去不夜酒吧。
  這是白名結婚后杜云第一次上門。
  沈瑤擔任起了老板娘的職責,坐在吧臺邊負責收錢。
  “杜大師!你來了!”
  “老公!杜大師來了!”
  很快,白名穿著服務生的工作服,端著個托盤走來,要不是邊走邊大喊著杜云,杜云壓根認不出他來。
  “師父!想死您老人家了!”
  “你這是從良了?婚姻真可怕,活生生的把一個人變成了另一個人。”杜云頗受感觸。
  白名偷偷瞄了吧臺那邊一眼,見沈瑤正笑吟吟的朝這邊看著,連忙說道:“那是當然!成家了就要有做丈夫的覺悟,不能再任性妄為,否則和個沒長大的小屁孩有什么區別。”
  “媳婦!你說是吧。”
  沈瑤滿意的點了點頭。
  白名眼底閃過一抹憋屈,低聲在杜云耳邊說道:“師父!去我房間說。”
  二人一前一后的走進某個房間。
  剛關好門。
  白名將手里的托盤砸在地上,苦水連連:“師父啊!您救救徒兒吧,收了沈瑤那只妖怪。”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